读书笔记:《议事的科学》

“决策方法”起到决定性的重要作用,不同方法得出的结果截然不同。《议事的科学》一书整体逻辑还是挺绕的,读完之后还是有必要梳理一下。

  1.  多数决只容许输入最少限度的信息,其结果包含的信息量较小。
    1. 赞成与反对之间存在着渐变的灰色区域。
    2. 提案方拥有巨大的优势,因为潜在可供讨论的议案有很多。
    3. 提案方可以将对自己有利的方案包装成最佳方案。
  2. Ostrogorsky 悖论:直接选举政策(理由)和间接选举代表(结论)产生了完全相反的结果。
  3. “选票分流”导致多数决失效。
  4. 投票悖论。
    1. 一旦出现投票悖论,就能通过操作议案的顺序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2. 为了防止这类独裁,需要同时对所有选项进行投票,不能分别投票。要防止选票分流,就不能采用简单多数决。
  5. 当有两个选项时,多数决成功的条件:陪审团定理
    1. 全体选民对多数决的表决对象拥有共同目标。
    2. 选民的判断正确率大于 0.5。
    3. 选民各自做独立判断,不听从首领、跟风附和或把票投给有望胜出的对象。
  6. 多数决适合决定“无关紧要的事”。

Borda 计数法

  1. 无法实现全票通过时,用决策方法将众多意见统一成一个意见是对全票通过的让步。采用让步程度小、做出的决定相对接近全票通过的方法更适于做出“人民的”决定。
  2. 距离最短的选项是 Borda 计数法的结果。凡是 Borda 计数法选出的结果必然都具备该特征。
  3. 从准确体现选民想法的角度来看,Borda 计数法是非常优秀的手段,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导出的结果从善恶的角度来看也是优秀的。
  4. Borda 计数法的结果不一定是全胜者。Borda 计数法不仅满足全败者标准,还满足放宽后的全胜者标准。
    1. 全胜者 Pairwise majority rule winner:在和所有其他选项的双向多数决中全部获胜的选项称为全胜者。相反的选项称为全败者。
    2. 全胜者不一定存在。
    3. 道达尔计数法会选出全败者。

认可投票

  1. 人们对某个特定选项的评价会受到菜单(选项)结构的左右。受菜单结构影响最大的决策方法是选民将选项分为“认可和不认可”的认可投票——绝对评价。
  2. 绝对评价的改变会导致选票上填写的内容发生变化,最终导向不同的结果。
  3. 菜单中的非本质性差异(对比效应)具有改变结果的可能性。
  4. 只有在全体选民都拥有坚定的评价标准的情况下才适合采用认可投票。
  5. 认可投票的改良:多数判决制(majority judgement)。增加评价的类比个数(增加了获取的信息量),取选民评价的“正中间”作为集体的评价。选择正中间是为了防止选民采取策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