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

My boss

DSCN1226
(2011 年 06 月 29 日,Faro@Portugal)

仅以此文记录我的老师,兼以表达我的谢意。

我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很难见到我会用文字记录某某某对我的好处。这篇 post 的出现只能暗示一点——我实在是太感动了。我早就在谋划这篇 post,甚至想把它放进 thesis 的 acknowledgement 里面(我现在还在犹豫、摇摆)。

Continue reading

高考志愿填报

今天跟着弘毅学堂,去高考招生咨询会打了把酱油。跟 15 年前的咨询会(鄙人 2004 年参加高考)相比,感慨颇多。

先来个硬广:欢迎填报「弘毅学堂 数理经济与数理金融试验班」。目测湖北省位置值 1000 比较有机会,1000 开外的也值得尝试——6 个专业中的前 1–2 个就是供考生 try 的。

Continue reading

布鲁内莱斯基的穹顶

第一次去意大利,就对圣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的穹顶特别着迷;基于一些肤浅的故事,对穹顶的建筑师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也甚为仰慕。然而,对于穹顶的结构和修建过程,却不甚清楚。

通过阅读《布鲁内莱斯基的穹顶》,结合其他资料(维基百科、国家地理、论文等),稍微有了些认识,谨以此文做一些记录。资料之间不一致之处,一般以多数的或者详实的为准。

Continue reading

2018 国博:江口沉银

「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这是四川流传甚广的一句民谣——如果能破解「石牛对石鼓」的秘密,就能发现张献忠沉入岷江中的无数财宝。长久以来,这也就是一个传说,没有被正史记载。但是三百余年之后,这个传说成为了事实。

2018 08 16 13 30
图,虎纽永昌大元帅金印

Continue reading

从《祭侄文稿》说起

最近两个月,台北故宫博物院将唐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送往东京国立博物馆,进行为期 6 周半的展览。因为其中种种,一时间成为热门话题

Jizhiwengao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颜真卿,我很可能是小学时因为阅读《上下五千年》了解的;关于这件作品,知道的时间就很短了——2011 年,从网上弄到了蒋勋《故宫限展国宝专题》的录音,其中有较大篇幅讲述该作品。写在开头,还是先说明我的观点:

  1. 每座博物馆都应该有自己的特点,而这些特点是以重要的馆藏作品(即所谓的镇馆之宝)作为支撑的,这些藏品是博物馆的灵魂。这些藏品以及它的肉身都不应该离开博物馆。
  2. 文物的交流需要有章可循。比如,法律上是否可行,文物本身的状况是否可行,交流本身是否可行,等等。
  3. 在以上条件许可下,应该鼓励文化(包括文物)的交流——让其他人看看我们的文化,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具体到《祭侄文稿》外借一事,我认为作为镇馆之宝的《祭侄文稿》,压根就不该外借!

Continue reading

时间的陷阱

学生们经常反映时间不够用,资料看不完,作业写不完……本文希望能以较为真实而且具体的例子,展示了学生可能面临的时间陷阱。本文受友人文章「PHD身边的时间陷阱」的启发,特表示感谢;同时也对本文中的几位原型表示感激。本文的目的是激起共鸣,引起自我的反思。

Continue reading

四年的规划?

本文的主要内容源自数周之前给 2018 级数理新生的讲稿,大体希望给新生一些粗略的介绍。具体内容来自于本人的肤浅认知,其受众也比较有限,主要针对武大经济/金融类学生(尤其是数理学生);当然,对相关学校/专业可能也有一些参考价值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