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

My boss

DSCN1226
(2011 年 06 月 29 日,Faro@Portugal)

仅以此文记录我的老师,兼以表达我的谢意。

我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很难见到我会用文字记录某某某对我的好处。这篇 post 的出现只能暗示一点——我实在是太感动了。我早就在谋划这篇 post,甚至想把它放进 thesis 的 acknowledgement 里面(我现在还在犹豫、摇摆)。

Continue reading

时间的陷阱

学生们经常反映时间不够用,资料看不完,作业写不完……本文希望能以较为真实而且具体的例子,展示了学生可能面临的时间陷阱。本文受友人文章「PHD身边的时间陷阱」的启发,特表示感谢;同时也对本文中的几位原型表示感激。本文的目的是激起共鸣,引起自我的反思。

Continue reading

四年的规划?

本文的主要内容源自数周之前给 2018 级数理新生的讲稿,大体希望给新生一些粗略的介绍。具体内容来自于本人的肤浅认知,其受众也比较有限,主要针对武大经济/金融类学生(尤其是数理学生);当然,对相关学校/专业可能也有一些参考价值吧。

Continue reading

我们应该给学生什么?

写下这篇文字有诸多的缘由。陪着一波学生从大一入校走到大四毕业,有着不少的感悟和想法,其中一些应该记录一二。上个月初一个友人问我「做(大学)班级导师有什么建议」;当时忙着一些社交活动和修改论文,也拖延至今,这篇文字也算是给友人一个交代。 Continue reading

「打杂」的这两年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正式下课了。坦白地说,我十分期待这一天,毕竟早就感知到能力不足以负担本科的事务,需要给自己减负了。

翻了下记录,上任是 2016 年 3 月 28 日,下课则是 2018 年 9 月 17 日。记不清这中间写过多少说明、填过多少次表、开过多少次会、喷过多少次人、救过多少次火了。不得不说,真没让人感受到太多的成就感;但仔细回首,还是有一些令人动容的时分。必须得说,这里提到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我会用别的形式记录下来。

Continue reading

2018 费城:宾大考古学及古人类学博物馆

2014 年初就曾去过费城,当时遇到了美东 20 年一遇的暴风雪天气,所以没有机会逛逛宾大的考古学及古人类学博物馆——这次终于如常所愿。

相比于大都会之类的大型博物馆来说,宾大博物馆要小巧很多。但是,宾大博物馆还是有不少重要的馆藏。

对于华人来说,宾大博物馆中最吸引人的应该是昭陵六骏中流落在此的「飒露紫」和「拳毛䯄」。

2018-01-03 14.29.19
图:飒露紫

Continue reading

近来的幼儿园不太平

最近幼儿园虐童事件频繁见于各种媒体。先是上海长宁区携程亲子幼儿园,接着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目测后面会有更多的被曝光——当然,也可能更“少”……

对于这类现实问题,我没有深入地调查研究,只能结合自身的体验,简单地分析下。

首先说下我的基本观点:需要能够甄别幼儿教师的能力、品德,从而通过市场机制使得幼儿的整体福利提升。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