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set

很长时间没有写博文,更是没有写比较欢乐的博文了。这不,眼下这个又是记录吐槽的。

吐槽主要针对本科论文的管理,一是学校无比杂碎的要求和系统流程,二是腊鸡学生不断突破下线的操作以及引发的道德风险。我作为分管本科教学的系副主任,被迫管理本科论文,遭罪无数。

先说第一点吧。这点可以升华为“生产关系不适应生产力”或者“腊鸡制度/规则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学校整了个半吊子系统,来管理本科论文的流程。槽点实在太多,简单列举一些:

  • 要求每位老师发布选题,然后学生们选(早先老师没法拒绝,不知道现在如何),从而实现双向选择。
    • 问题一:这个作法很容易出现无序匹配,学生光看选题,很容易产生误解。
    • 问题二:A老师与B学生已经提前确定了,但A老师的选题被另一个学生截胡。
    • 问题三:部分老师不愿参与——专门欺负压榨老实人。
    • 正确的做法:合适的匹配应该是学生联系老师或者老师联系学生,然后共同确定选题。我们就基本按照这个执行,不是盲目地顺从。
  • 需要本科论文的流程管理人
    • 督促学生/老师完成选题环节
    • 提醒学生提交开题报告
    • 提醒指导老师审核开题报告
    • 提醒学生提交初稿
    • 提醒指导老师审核初稿
    • 提醒学生提交论文指导记录
    • 提醒学生查重
    • 安排评阅老师
    • 提醒评阅老师评阅初稿
    • 安排答辩分组
    • 指导学生/老师如何填写答辩表格
    • 录入答辩信息
    • 整理答辩纸质材料
    • 各位看官估计可以想象下这个的工作量有多少——要弄明白每个环节的目标是啥,思考什么方案最节省学生们/老师们的精力,如何规避各种激励扭曲问题,如何搞定智障系统……;我粗略估计,直接花费的时间可能在50小时左右,这还不算针对一些疑难问题的思考时间。我这半年很对不住合作者们,各项任务都不同程度地推后了;我本身又是个压力怪,看到这些破事就会莫名烦躁,加剧论文的延误。
    • 我着实不理解,一是本科论文为啥要有这么多环节,二是为啥这些破事都是主管本科的系副主任来做,而不是教学秘书。我的认知中,系副主任应该是给出思路,具体的业务则是教学秘书完成。我深深地感受到,我其实就是秘书。
    • 有人诘问:为啥不找学生帮忙?这点我受我老师的影响——他从来都把学生平等看待,尽量不安排学生打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再说第二点吧。论文过程中,大部分学生都还算配合我的工作,但总有腊鸡学生,各种搞事情;今年的尤其多。我还是举些例子吧:

  • 最常见的:找不到人、不选题、不开题、不写论文、不提交初稿、没有查重……
  • 也比较常见的:够是一般的论文……
  • 奇葩一:提前两个月左右确定了答辩时间,等到前五天,家长说学生答辩当天有个面试,要求改时间。
  • 奇葩二:学生临近答辩时,告诉小组长,晚点到;一段时间后,又说不来了(放弃了)。
  • 奇葩三:指导老师不认可初稿,学生拒绝修改、拒绝交流,直到答辩当天,学生才联系指导老师,要求通过其初稿,允许其参加答辩。
  • 奇葩四:学生答辩当天上午离开寝室,不知去向,联系不上。查系统发现,开题报告没有提交。
  • 奇葩五:未完成查重、评阅环节,直接参加答辩。
  • 奇葩六:系统中选题xxxxx,私自更改选题yyyyy,但未在系统中修改,导致系统记录与纸质材料记录不一致。

说白了,就是道德风险!学校现在就是个无限责任公司。不少学生很清楚学校的困境,可以利用各种手段迫使学校、学院、老师让步。

吐槽这么多,实在是憋得慌。其实还有很多更细节的玩意儿。

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合格的老师,而且也愿意做点管理工作提升整体教学质量。但无力感越来越重,激情和热情被这些杂碎儿慢慢地磨平。看着朋友圈、微博上,朋友们的各种学术活动,我真是无限怀念当年的日子。

1 thought on “Upset

  1. Chendi

    偶然翻到以前你过来亚特兰大的玩的时候的post,没想到你一直有继续更新。亚特兰大之行竟然也已经是八年多之前了,太快了。
    祝好!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