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国博:江口沉银

「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这是四川流传甚广的一句民谣——如果能破解「石牛对石鼓」的秘密,就能发现张献忠沉入岷江中的无数财宝。长久以来,这也就是一个传说,没有被正史记载。但是三百余年之后,这个传说成为了事实。

2018 08 16 13 30
图,虎纽永昌大元帅金印

国博在 2018 年夏季举办了「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所展物件基本都出自张献忠在岷江中所沉的宝藏,有公安部门追缴回来的,也有通过水下考古发掘的。关于「江口沉银」,推荐一部短片:观复嘟嘟:百年宝藏出水记

背景

1644 年 8 月 16 日,张献忠在成都登基成为大西皇帝,改元大顺。1646 年,清军南下,张献忠携带者巨额财宝(基本都是四处抢掠而来)撤出成都,向南移动。在彭山江口河段,遭遇明朝参将杨展伏击,船只被焚,大量财物沉于江底。张献忠率部退回成都,之后在和清军交战之中中箭身亡。

金银珠宝沉入江中也可能是临时应急处理——张献忠可能还想着日后有机会再从水中取出宝藏。民谣中的「石牛对石鼓」可能指的就是藏宝的记号。民谣还有另一个版本「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似乎是有一个石龙浮雕和一个石虎雕刻,二者面对的方向的交点似乎就是被发现的沉银地点,即发掘的江口古战场遗址。

几百年来,张献忠是否沉银以及沉银地点,都是一个传说。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陆续有重要文物在江口岷江河道内被发现。其中 2005 年,城市修建引水工程时,发现了一段木鞘,内藏 7 枚银锭,银锭上有文字,比如「崇祯十六年八月 纹银五十两」;这个时间(1643 年)非常吻合张献忠沉银的时间。这些银锭的出水,让张献忠沉银从传说变得越来越真实了。2011 年挖去河砂时,还发现了金册、「西王赏功」钱等文物。

Map1图:江口古战场遗址位置示意图(来自国博)

Map2
图:文物出水记录(来自国博)

同时,银锭的出水也吸引了不少盗掘。因为诱惑太大,盗掘行为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十年。2014 年 5 月 1 日,江口古战场遗址发生了特大盗掘案件。相关部门历时两年时间,侦破「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追缴涉案文物 1000 余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高达 3 亿余元人民币,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虎扭永昌大元帅」金印。关于这个案件的细节,可以观看《今日说法》 20170111 江口沉银(上)《今日说法》 20170111 江口沉银(下)

在 2017 年,为了避免文物被盗掘,相关部门组织发掘工作,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包括金银册、银锭、金银饰品等。

虎扭永昌大元帅金印

2018 08 16 13 30
图:正面

虎扭永昌大元帅金印的出水经历也颇为神奇。2013 年清明节之夜,犯罪分子宋先明下水,在 2–3 米深的水下的淤泥中寻得金老虎。宋先明与另一名犯罪分子王敏准备以 80 万的价格出售。几天之后,宋先明再次下水,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印章底座。他俩发现金老虎与印章底座是一套,印章上还有文字。最终以 800 万元的高价出售给彭山当地文物商人袁耀东。之后,袁耀东将虎扭永昌大元帅金印以及其它一些文物(包括西王赏功钱币、金银册、金银锭)转卖给成都商人曾祥德。曾祥德也并非这些文物的最终买家,他将这些文物出售给了西北富商韩树平。几经努力,韩树平于 2016 年 4 月将 102 件文物归还国家。

2018 08 16 13 30
图:侧面

2018 08 16 13 30
图:背面

2018 08 16 13 30
图:侧面

我个人总觉得有点小瑕疵:老虎的左前腿和印底座之间的距离似乎有些大。不知道专家们作何解释。

Seal
图:印

金印印面阳文九叠篆书「永昌大元帅印」。九叠篆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篆书,象征着印主人有着极高的身份。

2018 08 16 13 32
图:印背面

金印背面左侧阴刻楷书「癸未年仲冬吉日造」,右侧阴刻楷书印名。癸未年仲冬指的是 1643 年的农历十一月。这里有个很自然的问题:印主人是谁?永昌又是啥意思?我个人觉得,印主人应该就是张献忠,永昌有可能是张献忠对未来的期望。这里引用几篇供各位看官参考:

  • http://www.xinhuanet.com/2018-06/07/c_1122950799.htm
  • http://sc.sina.com.cn/art/bdys/2018-07-30/details-ihfxsxzi0232399.shtml
  • http://www.sohu.com/a/120607199_563418

银锭与金锭

被盗掘的还有一枚银锭和一枚金锭,都是国家一级文物。

2018 08 16 13 34
图: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

这枚银锭是「5.1 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追缴的国家一级文物。明代存世银锭多为五十两形制,一百两官银极为罕见。

2018 08 16 13 34
图: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

2018 08 16 13 35
图: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

2018 08 16 13 35
图: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

2018 08 16 13 35
图: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铭文

银锭内底錾刻铭文:「征完万历二十七年分都水司正银壹百两正,万历二十七年四月武冈州知州应楠史何添继银匠王文青。」

2018 08 16 13 37
图: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

这枚金锭也是「5.1 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追缴的国家一级文物。金锭内底錾刻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伍拾两正吏杨旭匠赵」。这是长沙府上供藩王府的岁供黄金,是已知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存世稀少。1643 年 8 月,张献忠攻克长沙,可能是从吉王府中得到此金锭。

2018 08 16 13 37
图: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

2018 08 16 14 02
图:其它银锭

2018 08 16 14 15
图:其它银锭

2018 08 16 14 16
图:其它银锭

「西王赏功」钱

2018 08 16 13 54
图:「西王赏功」铜钱,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西王赏功」钱铸造于张献忠占据四川之后,有金、银、铜三种材质,均为圆形方孔,面文楷书「西王赏功」四字。

2018 08 16 13 54
图:「西王赏功」金钱,遗址出水

2018 08 16 13 56
图:「西王赏功」银钱,遗址出水

它们是用于奖励有功部将的钱形奖章,跟现代的军功章类似,并非流通货币。在江口遗址考古发掘之前,「西王赏功」钱存世量极少。

2018 08 16 13 56
图:「西王赏功」钱币范,遗址出水

金册

2018 08 16 14 00
图:册封金册,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征集

这是张献忠册封后宫的金册,形制与明代册封金册相似。金册正面阴刻楷书「维大西大顺二年岁在乙酉五月朔日壬午,皇帝制曰:朕监于成典,中官九御」30 字,为大西政权建立后宫制度的物证。

2018 08 16 14 00
图:册封金册,遗址出水

这是张献忠册封嫔妃的金册。正面阴刻楷书「思媚用册为修容。朕德次嫔嫱,匪由爱授,螽羽和集,内教以光,钦哉」26 字。

2018 08 16 14 08
图:明册封亲王金册,遗址出水

此金册正面阴刻楷书「维大明崇祯七年岁次甲戌四月丙辰朔二十七日壬午,皇帝制曰:天子之众子必封为王,子孙世世相传,藩屏帝室。此我」。

2018 08 16 14 06
图:册封蜀王金宝,遗址出水

这是国内首次考古发现的明代藩王金宝。据《明史》记载:亲王册封授金册金宝;亲王世子承袭爵位,只授金册,传用金宝。即每个藩王府只有一枚金宝。此枚为蜀王府金宝残存一角,可见一「蜀」字。

木鞘及银锭

2018 08 16 14 39
图:木鞘藏银

这是迄今为止首次考古发现的木鞘,证实了张献忠「木鞘藏银」的传说。其制作方法是将一根完整的木头剖成两半,中间掏空,装入银锭后,把两半木头合起,再用铁片或铜片箍紧,便于银锭运输。

2018 08 16 14 39
图:木鞘藏银

关于这个木鞘的出水过程,国博有很精彩的视频,可惜有点大,无法上传。

考古新方法

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发掘选择了河道内临时围堰的方法(在 google 地图中搜索彭山区江口镇,还可以看到当时围堰的卫星图),建立工作平台,这是一种不同于传统潜水式水下考古发掘的新方法。在岷江枯水期,考古人员用砂石在挖掘区造堰,也即拦河蓄水大坝,再在挖掘区两侧开挖导流渠,将围堰中的渗水和地下水导流至集中排水区,然后使用大功率抽水机,昼夜不停抽水排至堰外。遗址的堆积层是灰褐色粗砂和鹅卵石构成,更深层则是红色砂岩结构的河床,河床经过流水长期侵蚀,形成多条冲刷槽,出土文物就散落在冲刷槽内。考古人员根据考古分析先画出一个重点区域。在重点区域之外,主要依靠大型机械挖掘泥沙和鹅卵石,反复冲洗过筛,来检查有没有遗漏的文物,而重点区域之内就要完全依靠人工一点一点清理和收集。

这里推荐各位观看央视的几个视频(区别不是很大,选看一个即可):

  1. 《探索发现》 20180208 张献忠宝藏考古发掘记(上)《探索发现》 20180209 张献忠宝藏考古发掘记(下)
  2. 《探索发现》 20170628 2017考古进行时 第二季 江口沉银大揭秘
  3. 《中华揭秘》 20180425 江口沉银发掘纪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