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数理学生的自我修养

在大学里,难免跟学生打交道,有感于一些事情,特发此议论。写给 14 的小朋友看看,以儆效尤。

场景一:关于邮件等学生礼仪

关于学生的礼仪问题,邮件是合适的例子。就不过多吐槽了,请各位看官直接看下面的例子吧。

Email

上图是一位同事提供给我的。

  • 问题一:「记得查收吧」,是不是应该加个「请」字呢?
  • 问题二:「xxx 姐姐」,套近乎不是这么干的。
  • 问题三:邮件的开始是不是应该先简单的自我介绍呢?

下面是另一位同事收到的三封邮件——都是学生,为啥差别这么大呢?

尊敬的 xx 老师:
您好!我是今天下午前来旁听的数理系 xx 级研究生,xxxxxx。学生本科的专业为投资学, 课程涉及 xxxx 等金融领域,我很喜欢自己所学的这一专业,同时自身对于计量也很感兴趣。 而之前在您的主页上了解到您的研究方向是 xxxx,因此非常希望能拜读您的学术论文! 故而烦请 xx 老师提供一些相关的论文作品,学生先行表示感谢!
闻您身体抱恙,务请老师安心静养,祝您早日痊愈!

尊敬的 xx 老师:
谢谢您提供的论文!方才学生也自己上网了解了一些,对于 xxxx 的应用确实很感兴趣, 不过学生还是想先花费一段时间详读您所提供的文献。
另外,昨天下午学生其实是向自己的老师请了假来旁听的,听说您在周三晚上也有一节课, 不知您可否告知上课的时间和地点呢?学生希望能换成晚上的那个时间段前去向您请教,谢谢您了!
谨至冬安。

尊敬的 xx 老师:
谢谢您的回信!不过学生这里的课程是有连续两大节,从下午 2:00 到 6:30, 虽然老师大多会提早下课,但即使路途没有堵车,直接赶去武大也需要花费大约 1 个小时, 会迟到一节课左右,还望您见谅!

好吧,附上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的《学生礼仪指南》。

场景二:推荐信

出国的学生数量庞大,每人至少三封推荐信,这就使得很多老师会写非常多的推荐信——当然,都是学生代笔,老师润色罢了。在大陆,这已经是惯例了,也没啥好吐槽的了。

但是,有些学生直接给某位完全陌生(没上过课,没讲过话,甚至没见过面)的老师发邮件,索取推荐信。窃以为这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场景三:作业讨价还价、偷工减料

当下的学生 bargaining 的能力是越来越强了。我读书的那会儿,老师说做哪些题,回去只会老老实实地完成,甚至会超额完成。我去年 game 的第一节课,说有五次作业,分小组完成即可,刹那间「哀嚎」一片。最后要死要活地让我改成了四次。今年某老师的课,要求按小组完成一个 project,做 presentation 并且最后提交一份 report,似乎最后的结果是:presentation 基本乱来(各种借口都有,「之前没做过」、「时间不够,要靠托福」还算靠谱的),report 甚至就是 presentation 的 slides 打印出来罢了。

算了,大学老师反正没有升学率这种奇葩的要求,学生爱怎么就怎么好了,死活都是他们自个儿的事。

场景四:好高骛远、不切实际

不少学生张嘴就是投行,闭口就是券商——好吧,这类工作的确有钱途、够档次,但你老人家是不是该在这个远大的目标下,一步一步地去实现呢?上条里说的就算了,老师给的很多机会,都是后知后觉,或者就是完全不 care。

今年暑假 7 月左右,NUS 经济系有 early admission,我告诉行将大四的学生,只有 2 位给我发邮件(当然,可能申请的人数大于 2);等到 10 月的时候,居然有好几个发信来询问这件事——你们知道么,9 月中旬面试就结束了!

今年 10 月的时候,某同事通过自己的关系,请来了威斯康星商学院的房地产系的系主任(此君本来只打算去北京和上海的,在同事的邀请下,中转武汉),介绍硕士项目。宣讲会的现场十分地稀疏——只来了 20 来人。好吧,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威斯康斯,经济北美排名 15,商学院排名 10;别告诉我那时候有课,同事特意选择了一个 time slot,所有学生基本都是 available 的;别跟我说对硕士项目不感兴趣,tmd 每年出去的八成不是硕士么。

再吐槽一件事吧。上半年请来上财的孙宁给报告。孙老师在清北作报告的时候都是满场的节奏,结果呢,全场 15 人,私下孙老师都很尴尬地跟我们抱怨。

本不想直接敲打自己学生的,但学了一个学期的数学分析,不至于极限的定义还不会吧?哎,一声长叹。

场景五:大招 for 考试

教了两次四年级的博弈论,想喷俩个学生。一个是去年的,记为 A,另一个是今年的,记为 B。

去年试卷一共十题,A 君完成了前面三题,总共得了 10 分,余下七题,把题目抄了一遍(懒得很,只抄了文字,game tree 都省了),没有一个多的文字。碰到这号,我都想报警了。因为是四年级的学生,也不想因为一门课难为他们,就想给点回旋的余地。把 A 君请来,问他毕业的打算(真不希望因为一门课耽误学生的前程),A 君说要出国,我就请他拿成绩单给我看看(我心想,如果其他科目都不错,我就放他过了),结果,此君数学课 almost surely 是重修的——这也能出国?当然,最后还是放了——我可不想被板砖伺候。

今年的更搞,B 君在我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发消息给我,大意是说「因为在实习,所以没能参加考试,希望能有补考的机会」,接着还说「数学学位就差这一门课了,希望老师给机会」。门稍微开了一条缝,就永远合不上了。我直接告诉他「我的大纲上明确说了没有补考,其次还说了有任何事情需要提前说」,之后直接拉黑。

去年给一同事监考,全场 50 人,两小时内我捉了 4 个作弊的,各种手法都有,夹带、课桌上做小抄、偷看。太不专业了吧,技术上一点创新都没有!另一门课,我没有参加监考,据说分了两个考场,A 考场监考很严,想作弊的一点机会都没有,B 考场监考凑合,所以有人作弊成功了。好家伙,出了考场,A 考场的某君匿名把 B 考场监考老师给告了,说监考不负责云云。呵呵,这么有种,你怎么不去举报作弊的呢?每个老师要盯着好几十人,难免有疏漏的时候;况且,监考只是个迫不得已的手段罢了。这又让我想起湖北高考某县的作为(具体哪个县,看官自己 google 吧),据说作弊是 normal 的,不作弊是 abnormal 的,甚至监考严了的考场,监考官出了门都要挨板砖,甚至未能作弊的学生,其家长还会大张旗鼓地闹事。

以上。

 Miss U……

1 thought on “论数理学生的自我修养

  1. 王德利

    考试作弊在中国是禁之不绝之事,感觉有的学校做的比较好,学生考试作弊被抓一次留校察看,取消学位证,两次直接劝退,并且挂几个学分就会劝退。武大崇尚自由,没有这种制度,自然也是会在管理上乱七八糟。另外孙老师所说的那些与老师沟通的礼节不周,作业甚至考试讨价还价,多少也有武大自由学风的影子。在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多方面的选择,并不是人人像我们这么在乎学业。在这种大环境之下,自然会有学生觉得学业上的压力能小一点就小一点,平时精力没用在学习上,最后糊弄糊弄作业,考试作弊企图及格的心态也就有了。当然,这对认真学习的同学来说很不公平,特别是当有同学整个学期一直在外面实习,考试周回来刷了几天,考试作弊还能拿到比别人更高的分数,最后事业学业双丰收的时候,感觉就更不公平了。不过这也是他们的本事,市场经济下,打擦边球或者借助一种大势违反法律一夜暴富的也不在少数。不过话说回来,数理学业繁重,确实限制了学生的一些自由,但这里学的课程写在简历上又特别虎人,所以舍不得丢掉。有的学生期望两者兼具,既要发展自己别的方面的能力又要有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毕竟两者对自己的未来都有莫大的好处。在数理,有的学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真才实学真的达到了这个目的(个人非常佩服这类同学!),有的学生两者都丢掉了(对这部分同学来说,数理是个坑),还有一部分就是自己通过绞尽脑汁,不懈努力以及承担较高的风险也达到了这一目标。我自己水平有限,只能用尽三年半的时间和精力只能搞好学习和交几个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敢有过多奢求。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