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2)

2014 年,7 月,5 日,我算是亲手将基友朱胜送进了婚姻的殿堂;同时,这也是我一年之中「失去」的第二个「兄弟」。

我:我这下算是圆满了,伴郎、司仪都干过了。
朱:圆满个毛线,伴娘你还没做过。 
朱夫人:新郎你也没做过,要加油哦。
我戚戚然。 

IMG_2412

先放点干货:

婚礼视频:YouTubeYouku;我的表现有待提高。婚礼流程点

嘉宾签到表:给朱夫人点个赞。

IMG_20140706_0006

IMG_20140706_0005

朱的誓言:

IMG_20140706_0003IMG_20140706_0004

朱夫人的誓言

IMG_20140706_0001IMG_20140706_0002

我主持用的卡片:

IMG_0000 IMG_0001

IMG_0002 IMG_0003

IMG_0004 IMG_0005

IMG_0006 IMG_0007

IMG_0008 IMG_0009

2001 年的秋天至今,与朱相识已近 13 个年头,期间也有很长的时间联系很少。

1、2001 年,秋天。我带着中考的失意走进学校,在压抑的情绪中开始了高中生活。与朱最早相识应该是开学前的军训,某次教官将众人分为数个小队单独训练队列行进,朱那次恰好是我的队长。我们的训练不怎么守规矩。记得朱当时嬉笑着问我们:「你们要么样走?(你们要按哪个方向走)」,最终没躲过教官的一顿训诫。这应该是最早最早的记忆了。之后的记忆是一个瞬间,体育课踢球,我因为视力的问题(其实也是实力的问题),常年充当门神——当然,有时是对方的「门神」——朱接我手抛球的姿势还是蛮标准的。

2、开学最初,我是跟某超同桌,第六排;忘记了是期中考试之后还是什么时候,班主任调整了座位,我换到了第三排,同桌玉帛,前面远兮,右边 ex,右前方就是朱。这之后,慢慢跟朱熟悉了起来。当时很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跑去朱的位置叠罗汉,每次听到朱或者安安的惨叫甚是得意。

3、也许是因为整个班上就我、朱等几个算是认真学习的,所以也格外要好一些,也包括李凛,午饭、晚饭一起吃是经常的事情。

4、下一段回忆直接跳到了一年级的下学期,班主任晏晏脑残般地开始每周评选「最讨厌的人」。朱似乎得罪了班中某位大哥,第一次评选就光荣当选,晏晏也没有糊涂到顶,一句「我要调查一番」了事,评选之事也就此作罢。这里,我还是想很 proud 地说一句,从远兮那知道一些情况之后,我在晏晏面前为朱做了申辩。其实,那些大哥也看不惯我,如不是朱替我挡枪,我上榜是早晚的事。

5、一年级结束,分班,我进了重点班,算是找回了中考的场子。从 1 班出来进 10 班的那天(具体日子记不清了,惭愧),同朱一起回家,但已然不记得当时说过什么。

6、虽然不在一个班了,但午饭、晚饭还是老样子,朱、李、我三人。那时候的记忆都曾被其他的内容占据着,现在回忆不起我们几个之间有什么故事。

7、一晃三年级,这时候的记忆还是很清晰的,尤其是一件至今都有些愧疚的事情。某天,因为跟 ex 关系比较好,朱开玩笑似地把 ex 衣服上的帽子扣过去、盖在 ex 的头上,这应该是男生欺负女生的常见招式。当年的脾气着实坏得很……这件事压在心里好多年了,没忍住今天说了出来,最好你已经忘了。

8、高考,一段 elegant 的经历。我跟朱、李一个考点,武汉四中,不知道朱是否记得所有考试结束之后乘车回学校时,我指给你看的一个人。写到这里,我都很莫名我为什么会一直记得这个瞬间。至于这人是谁,你记不起来就算了,一点花絮。之后欧洲杯,我第一次跟同学一起通宵(我是不是太乖了),虽然球赛开始我就睡着了。

9、今年的秋天,我将开始一段班主任的生涯,做这件事的初衷便是我现在觉得自己的青春实在是没有什么色彩,没有怎么去享受生活,我不愿我的学生也如此。高考之后,朱、李、我,还有虚伪,去了一趟东湖,也许那是我高中为数不多的郊游。现在还很记恨学校的门卫,合影时居然把我漏掉了。

10、本科,记忆着实模糊,原因是交集太小。我们也就每个假期能相聚几次,多数都是去游戏厅,实况是我们的最爱,某次李凛甚至差点因为游戏误了去深圳的飞机。

11、朱的感情经历最初不是很顺利,某人甚至与我开玩笑:「你把你兄弟们的福气都占了」,当然,现在想着只能「呵呵」了。朱不像我另一个哥们野猪,很少跟我抱怨、吐槽,面对一些不开心,可谓愈挫愈勇。本科三年级的某天,朱终于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搞定王仙了」,当年我绝对没记住朱夫人的名姓。

12、时针再往后面拨就到了 10 年的冬天,朱与王仙请我和 ex 吃饭。之后,ex 对我说,「我们一定能比他们过得好」,原话已然记不得的了。

13、11 年 7 月深圳,时隔两三年再次同时见到朱、李。现在对那时候的记忆只剩下买了泳裤没找到泳池、我第一次进酒吧、行程一定要事先计划。

14、半年之后,我很狼狈地在广州见到了朱。没必要重复太多我在其他文档中的语句,印象最深的是,朱送我去白云机场,在进登机口的地方,紧紧地抱了我一下,我当时眼泪一定在眼眶中打转。

15、12 年,应该是我们这么多年联系很多的一年。Recess week,我去广州见了朱、李,清明节,朱、朱夫人、李凛从祖国来坡县慰问我,朱、李、我的合影多数出于这次旅途。

16、应该是 12 年 7 月 11 日吧,朱给我打了一晚上的电话,原因是跟王仙「分手了」。开导了朱很多,当然也有很多馊主意,比如出国读个 PhD 等等。第二天,朱跟我说他们和好了,而且准备商量在广州买房定居的事了。得知这个消息,我是既高兴又失落。高兴,当然是为他们的 success,失落呢,为的是自己的优柔寡断。

17、再之后,似乎没什么值得说起的了。嗯,新婚快乐,该干嘛干嘛。

18、最后,很感激你和你夫人的邀请,这是我莫大的荣幸,不出意外,我应该是没有机会再担任婚礼的司仪了。一直以来,你是我忠实的听众和看客,感谢你的信任、建议,和支持。

这篇 post 对我自己来说是一面镜子,在写朱的时候,也映照着我,是令我数次提笔、数次放下。5 号婚礼结束之后至今,已经 2 周有余,希望不是太迟。

1 thought on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2)

  1. shanyaodan

    班导的主持棒棒的,不过我很想知道新人亲吻时班导在想些什么。。。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