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翻译:《星际争霸:起义》

中文翻译 B5 纸张 PDF 文件下载地址:点,还可以点

第一次接触星际争霸是初二那年;那时因为减负,每天放学颇早;某天,在几个同学的「盛情」邀请下,去了一家网吧——其实不能叫网吧,因为只有局域网,一共也才九台电脑(恰好够满足八人对战)。星际争霸的版本已然记不住了,应该是血战的某个版本;现在还记得八人大战的时候,机器会卡得动都动不了,但大家还是玩得不亦乐乎。当时迷上它仅仅是因为很享受指挥军队的快感,以及游戏里杀戮带来的轻松;对于游戏的背景一概不知晓。

之后就是魔兽 3 的天下了,直到 10 年的夏天,星际争霸 2 出世。作为一个伪星际玩家,还是跑去抱回了一个典藏版的自由之翼,在完成战役的过程中,对整个故事越来越了解,进而越来越着迷,不断地想知道更多的与之相关的。everplayer 和 pampas 在其中一直干着「扶贫」的工作。我也有陆续收集星际的英文原版小说,大概现在只缺 Devils' Due 这一本了——当然,很惭愧,英文一本都没看完过,中文倒是翻过不少。

不记得是怎么个机缘巧合,我和 everplayer 某天提到要不要把 uprising 给翻译了,everplayer 欣然同意。那时,网上某位大神已经给出了前三章的翻译,但其余四章无人翻译(后来译言上有一个小组也开始翻译)。基于那位查不到姓名或者 ID 的大神的翻译,我们开始了自己的历程。那时是 2010 年 10 月 8 日——我 tex 源文件中的日期到现在依旧清晰。期间时译时停,直到现在。很高兴能完成这么一份心愿。感谢 everplayer 和 pampas 期间的种种,感谢那位大神的前三章翻译(不少优雅的句子来自那儿),感谢 Knuth 大仙的 tex。由于英文非母语,翻译中难免有疏漏之处,请各位读者指正。

全书最让我感慨的是整本书的第一段,贴于此与诸君共勉。

Throughout the course of every person's life, a large-scale catastrophe is certain to occur. At some point, fate will hand each of us the ultimate test: a tragedy so profound and so inescapable that it will forever alter the remaining course of the life affected. This event will have one of two outcomes. The man or woman confronted with the catastrophe may be defeated in the test, and live the remainder of their life as a shadow of the person they once were. Or a person might transform and become strengthened by their experience, transcending all self-imposed limitations and flourishing in a way they had never deemed possible.

本文版权遵循「自由转载-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创意共享3.0许可证)」,欢迎在保持署名、非商用、非演绎的前提下转载。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 License.

收藏的册子

以下是每章的一些样张,完整版本请见 PDF 文件。

第一章「反抗之源」样张

纵观人的一生,总会发生一些大的灾难。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命运给每个人都安排了终极考验:一场刻骨铭心、不可避免的悲剧,给每个人的余生留下永恒的烙印。在这种考验下,有两种不同的结果。一部分人可能会因为受到挫折而一蹶不振,从此像个影子一样,生活在从前的记忆中;而另一部分人,则可能会被这种经历所彻底改变,愈发坚强,超越所有之前自我设定的极限,最终在一条从未想象过的道路上取得成功。

阿克图尔斯·蒙斯克就是后者之中的一员。他战胜了自己人生中的一场巨大悲剧,改变了自我,永远地成为了一个目的明确、意志坚定的人。像他这样的普通人,本应该被悲剧摧毁,本应该放弃一切。但也正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在人类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性格形成的阶段,年轻的阿克图尔斯,常常会从睡梦中惊醒,梦中的他,是一个伟大的身影,是人类卓越的领导者。大多数时候,阿克图尔斯不会在意这些梦境,把它们视为自己过于活跃的想象力的产物。在真实的世界里,阿克图尔斯完全没有把自己视为天生的领导者。他不关注别人的事情,甚至连联邦也不放在心上。他所关心的,仅仅是好好地在联邦军队里服役,以及在结束边缘地带的勘探任务后能挣到多少钱。尽管他缺乏领导欲望,他还是很好地完成了任务,并且在军队风向改变前谋得了一个上校的职位;这只是在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为心中的信念而战斗之前,当然,更是在那场悲剧之前。

第二章「暴风雨前的宁静」样张

莎拉·凯瑞甘正在经历着一场噩梦。噩梦中的她被捆绑着,囚禁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感觉到周围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自己,而这一切似乎没有尽头了。在无尽的黑暗中,她听到一种响声,像是一只巨大的湿漉漉的鼻涕虫在砖地上有节奏地缓慢摇晃着爬行所发出的拍击声。声音的来源无法辨认,仿佛来自于四面八方。接着,她感到了一些湿漉漉的东西,活的东西,沿着她的腿往上蠕动,再然后……所有的一切又从头开始。

莎拉忽地醒了过来,发现刚才的一切都是噩梦。

她正坐在一间狭小昏暗的房间里,四周仿佛没有门,手和脚被金属镣铐锁着。在房间另一端,她依稀辨认出一个密闭容器,上面贴着「危险品」的标签,容器的后面是一面巨大而模糊的玻璃,映照出她身后的图像。莎拉知道,镜子后面有人正在观察她。她也能隐隐听到从房间外面传来的,持续不断的风声。

第三章「深入风眼」样张

阿克图尔斯把整个计划向福里斯特解释了足足三遍,但是他还是没有真正地明白应该怎么做,问题在于:如果坦克不能「扎根」在地面上,那么它一旦接触到藤田峰的飓风,就会被吹到天上,像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被甩来甩去。在很久之前,甚至在人类的祖先们还没降落到这些可以居住的星球之前,人类的科技就已经进步到了可以模拟和控制重力场的地步,这个事实可以被用来解决这个问题。应用在战列巡洋舰上以产生人造重力的技术,被较小程度地应用于战斗服和攻城坦克,以便它们在轨道平台上使用——虽然绝大多数的轨道平台也有自己各式各样的重力科技,自身的重力科技将使坦克在平台发生能源供应故障的时候免于飘到太空里去。因此,不论是坦克、陆战队战斗服、装甲巨型机器人,还是秃鹫摩托车,都装备有空间加速器技术。

于是,这辆由福里斯特·基尔驾驶着的、正穿越维克多 5 号星贫瘠荒芜地表的攻城坦克也安装了改装后的加速器,只要按一个按钮,就能把向下的重力提升到平常的六倍;而像个加压舱一样的坦克内部丝毫不受影响。

所有人都知道,在此之前这项特殊的技术从没有在战场上使用过,索莫和其他人也并不是十分乐意去充当开拓者,不过,正像蒙斯克解释的那样,他们可以选择的方法十分有限,同时时间也是很大的问题。

第四章「过去的幽灵特工」样张

宇宙新闻网关于叛军在维克多 5 号星的报道充斥着删减、润色和谎言,一直以来被联邦控制的媒体的新闻报道都是如此。任何未经联邦编辑的消息都不会被宇宙新闻网播出,于是维克多 5 号星上的袭击被描绘成叛军对环境研究所的一次邪恶的恐怖袭击,其中几个平民被杀害,同时一些关于藤田峰的宝贵的科学数据被盗。

阿克图尔斯想知道人们还要被蒙蔽多久。只要媒体屈从于联邦,他们就可以描绘出任何选好的图画,而且克哈之子正在做的仅仅只能在联邦的盔甲上留下极小的凹痕。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一些大的行动,大到连媒体都无法掩盖的地步。

但是,事情终有大白天日的一天,将军提醒自己。科学家们现在正在研究那个已经死了的外星生物(波洛克认为干掉它,会使得运输更加容易和安全)和那团物质。阿克图尔斯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联邦的确和外星世界有过联系,但是它向自己的人民隐瞒了这一切。基于目前所看到的,阿克图尔斯觉得最合理的猜测是他们在尝试研发某种生物武器。根据波洛克和索莫已经告诉他的,和实验室查抄来的报告,很显然联邦正在进行一些实验,用于研究人类和外星生物之间的相互作用。而现在正躺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唯一留下的人类实验对象。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关于外星生物,联邦还知道了什么?但是其中最重要的是,阿克图尔斯想知道,为什么是她?她对联邦有多重要?蒙斯克开始觉得她也许会成为一个有价值的盟友。但是……

第五章「不速之客」样张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些关于外星物种的事实(以及很多猜测)在士兵、技术人员、工程师,以及休伯利安号上除他们之外的一般人群中传播开来。

事实上,蒙斯克将军小心谨慎地关注着这些传闻的散播,甚至不放过他个人住处内部的密室,和舰桥上的指挥所。某些关键人员(包括莎拉,毫无疑问少不了莱姆斯中尉)被委托来处理这些信息,并且允许对外传播。蒙斯克知道,这样一来,传闻就会像滚雪球似地迅速增大,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野兽,那些猜测将会帮助它改变事实,而最终的结果,无论是什么,都将只是给对抗联邦的战争火上浇油。

休伯利安号回到了尤摩扬已经五天了。蒙斯克旁听了好几个尤摩扬大使们的会议,做出一些重要的决定。一些行动将会进行,战争的车轮已经开动。在假期中,莎拉基本是一个人度过的,她把自己关在住处里,索莫好几次邀请她出去「逛逛」,她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她开始回忆起更多的事物,但是她想起得越多,就越心神不宁。福里斯特·基尔和其他几个人都忙于豪饮,当地的医疗人员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福里斯特,据报告他一个人就喝了一瓶半的斯科蒂·博尔格牌的老 8 号威士忌。布罗克中尉曾多次拒绝列兵蒂布斯的种种求欢,但经历了一个狂饮宴会之后,她平时坚定的判断力发生了一个小错误,最终同意了。至于波洛克·莱姆斯,只是把酒带回驻地独自享用。第六天早晨,休伯利安号重整装备,起义者们被运送到干燥的船坞——他们将在这儿登上这艘熟悉的战舰——开始另一段漫长的航程。

第六章「短暂的休息」样张

那是一片广阔的田野,有着没过她胸口的草丛。她伸开双手跑着,任由叶片从伸展的指尖中滑过。她笑着,很高兴来到房子外面,心情愉悦。艳阳当头,要不是凉爽的微风,天一定很热,微风吹起她的头发,而且吹得她的眼睛有些湿润。

莎拉那时五岁。

她接着听到一个声音,她父亲的声音。她一回头就看到他在不远处,双手紧紧地、不以为然地贴着臀部。他大喊她的名字:「莎拉·路易斯·凯瑞甘,你给我立刻回到屋子里来!你还有家务事要做!」

第七章「塔桑尼斯幽灵特工学院」样张

前往塔桑尼斯需要差不多一整天,这给了莎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她所知道的这个朗姆中尉。

光是提起他的名字就勾起了她许多思绪,记忆在一点点地被重新拾起,直到能够让她拼凑起那导致她的大脑被植入神经抑制器的一系列事件。

她当时八岁。母亲已经过世,父亲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她已不太记得是怎么被从父亲身边带走的。之后就受到联邦法律系统的庇护,并被送进朗姆中尉领导的一个新兴的科学项目中;这个项目唯一的目的就是研究和开发年幼心灵感应者的精神力潜能。

 Miss 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