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杂」的这两年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正式下课了。坦白地说,我十分期待这一天,毕竟早就感知到能力不足以负担本科的事务,需要给自己减负了。

翻了下记录,上任是 2016 年 3 月 28 日,下课则是 2018 年 9 月 17 日。记不清这中间写过多少说明、填过多少次表、开过多少次会、喷过多少次人、救过多少次火了。不得不说,真没让人感受到太多的成就感;但仔细回首,还是有一些令人动容的时分。必须得说,这里提到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我会用别的形式记录下来。

开始之前打则广告,「下课」系列目前有 5 篇 post:

第一则故事

对于第一个故事,我先上传了一些图片来展示当时的场景。

当时为了增加与学生的沟通,同时也提高事务处理的效率,我在个人网站上增加了个页面,用于接收各种信息(包括询问、投诉、建议等等)。

开始运行了几天,就出现了几位踢馆的学生(图中最后一条,还有一些不和谐的条目未展示出来)。我当时的心态有些爆炸的,甚至口头请辞了。

后面看到了不少学生自发地为我辩护,有点感慨自己的一些付出没有白费。在此,特别地感谢直接或者间接帮助了我、鼓励了我的同事和学生(尤其是 14 级的宝宝们),谢谢你们。

第二则故事

第二则故事则是最近发生的。也许各位看官都知道我经历过的充话费事件(如果不知道的话,也没关系,未来有机会可以当面告知)。正是因为那件事,导致我有了一个观念「不要过分地帮助学生」。

今年 8 月的时候,收到一位延期毕业生的邮件,大概是达不到学位证的要求,希望我可以做一些操作。我本着「不要过分地帮助学生」的观念,在与相关同事商量之后,拒绝了 TA 的要求。

一般地,这类学生会拼命地为自己找借口,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向学校和学院施加压力,最终迫使学校和学院就范。

但是,这位学生给我发了一封不短的邮件,其间没有对于学校和学院的太多指摘,而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检讨,以及对未来的一些询问。(涉及个人隐私,故不放出邮件原文)

收到这封信让我特别地感慨—— TA 完全可以通过一些极端的方式让学校和学院让步,但 TA 没有这么做。一个知道为自己的行为买单的学生,让我感到了莫名的宽慰。特别感激那些能理解我们工作的学生。

我觉得我本应该做得更好、更高效、更轻松,可惜很多因素制约了这一切。

课程制度落后:新开设课程、允许学生跨专业选课,都存在系统性的问题,完全刷新了我的认知。

学生管理僵化:将学生视为未成年人,给与保姆式的管理;对于心理问题、家庭问题等采取龟缩防守的策略;缺乏有效率的通知机制。(部分参见我之前的 post

喜欢空谈大而空的所谓的「道理」,而不好好研究具体的执行方法,效率低下。

……不一而足。

13 thoughts on “「打杂」的这两年

  1. Han

    突然间有些明白阿祥老师请辞的原因了,当各种很刺耳的声音纷至沓来的时候,真的太需要找到沉气凝神的方法了。不过呢,全文我就记着“仔细回首,还是有一些令人动容的时分”这句话了!虽然有雾霾,但你总能找到闪闪发亮的瞬间,所以每一次真心的付出都不会是白费,次次算数。另外秋光初顾,在不用戴着系主任头衔的日子里,终于可以放下一些不安的心啦,好好享受生活吧~

    Reply
  2. Pingback: 我们应该给学生什么? | Xiang Sun @ Homepage

  3. Fu

    武大四年,孙老师是我见过最负责的老师。 在集体层面上, 孙老师一直致力于让数理变成一个更好的团体, 在个人层面上, 孙老师
    对学生的关注体现在做事到做人的方方面面。可能孙老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吧, 所做所为可能体现了他对理想大学班集体和理想大学生活的期许和向往。或许也正因为如此, 孙老师对自己的付出从不要求回报, 也经常默默承受一些非议。但人在做, 天在看, 举头三尺有神明, 公理正义自在人心。我和孙老师交流虽然不多, 但在我心里, 孙老师是尊敬的前辈和学习的榜样。不是所有同学都熟知孙老师, 但我相信每一位用心去观察, 去体会的同学都会明白孙老师的用心, 都知道孙老师在14数理同学的大学生涯中不可替代的地位。(10/1 有感而发)

    Reply
  4. 魏立佳

    孙老师虽然不做数理系本科生管理了,但是并不表示不再关心我们的学生群体了,以他的能力说不定未来还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我们的大学教育本来就是穿着LEVEL A生化防护服跳舞,至于能跳多好,全靠教育者用心了,给孙老师点赞!

    Reply
  5. Pingback: 两则小事 | Xiang Sun @ Homepage

  6. YK

    所有的付出我们都会记得。辞去职务,少了纷杂的事务之后更好好好的生活啊(笑)

    Reply
  7. Pingback: 四年的规划? | Xiang Sun @ Homepage

  8. Pingback: 时间的陷阱 | Xiang Sun @ Homepag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