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活着 Category

保研协议

又到三年级学生保研的时候了,「签了保研协议再谋求出国」总是年度话题。我在知乎上对这个话题有过回答,现在把答案细化了贴于此,也算是给 blog 凑点文章数。

首先,我的观点是:

  1. 保研机制漏洞很大,给了一些学生钻空子的机会;
  2. 钻空子的学生也有问题,毕竟这么干有违个人诚信。

以上两点 6/4 开吧。

Continue reading 保研协议

在 airbnb 上讨债

以下是我最近在 airbnb 上的一段讨债经历,曾作为回答出现于知乎。这段经历还是令人满意的,作为不错的出行方式,我还是会经常选择 airbnb 的。

Airbnb Logo

Continue reading 在 airbnb 上讨债

论数理学生的自我修养

在大学里,难免跟学生打交道,有感于一些事情,特发此议论。写给 14 的小朋友看看,以儆效尤。

Continue reading 论数理学生的自我修养

转载: 海归专访系列——重磅压轴孙祥老师专访

本不愿意接受这种采访——名为采访,其实就是八卦、挖坑、灌水。其他同事都被虐了一遍,我不接受似乎也不合适。下面基本原文转载,除个别处重新排版。

Continue reading 转载: 海归专访系列——重磅压轴孙祥老师专访

拒载与择客

很久不写,blog 都快荒芜了。最近 2 个月之内,在武汉和坡县都被出租车拒载过,出于宣泄不满的目地,有了此 post。

Juzai
选自网络

Continue reading 拒载与择客

Letter 01 to IAS2014

经历种种而活到现在,各种经历都可能会影响一辈子,一直深感幸运,对碰到的贵人从来都是心存感激;这些感觉对比身边的人有甚。这也算是我主动要求做班主任的第一个初衷,希望将曾经接收到的帮助、支持、鼓励等等转移给后辈。当然,这其中不乏好大喜功的成分。去年年底,我的博弈论考试,有人堂而皇之地将题目抄写了一遍、作为答案;今年年初,监考,一门普通的考试,50 人的考场,我 2 小时内抓到 4 名作弊者;还有很多类似的。当下的学生似乎风气越来越不对头了。我当然不愿意去做螳臂当车的事情,但也真心地希望,能做好一点就做好一点吧;另外,不去做就等于永远都做不成。

我算是一个凭借着热情干事的人,希望不会有太多的懈怠;这也算是我在大陆的教育系统中想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完成了便了无牵挂。这是我站在班主任这个角度的第一封信。

Continue reading Letter 01 to IAS2014

昨天遇到一起诈骗案

真是遗憾的事情,居然我的 blog 上将会有这么一篇 post。我按时间顺序来记述事情的经过,方括号里的是我为了便于大家理解的注释。希望看完的朋友们有所警觉。不得不感慨,现在大陆的骗术越来越高明了。

昨天,西元 2013 年 11 月 27 日,下午 1 点半左右,我坐在办公室,准备修改文章的,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那边是一个女性的声音 [现在证明这个女性是骗子之一,记为骗子 A] ,下面是大致的对话内容:

骗子 A:您是孙祥吧?我是 XX 邮局工作人员,您有一个汇款单三次投递都没有送达,你看怎么处理?
我:我最近没办过汇款单,你是不是弄错了?
骗子 A:单子上是您的名字,留的电话就是您的号码,应该没错。[我办公室的电话是 10 月中旬才接通的,这帮人很有可能是浏览过我的主页。妈的,看来主页上只能留邮箱了]

Continue reading 昨天遇到一起诈骗案

上海交大校长张杰的报告

IMG_0263
(2013 年 03 月 20 日;新加坡)

对公共报告甚无兴趣,在国大四年多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参加过。前日无意中得知 SJTU 的校长要来给报告,想来也无事,不如去凑个热闹;同时还告知了侯哥和吴将军,可惜吴将军没有三根侯毛,分身乏术。

因为侯哥基本定了去 SJTU 做 postdoc,对未来的 boss 张杰已有些许了解。听侯哥的介绍,这哥们似乎有这么几个的特点:学术厉害(五院院士),办事务实(SJTU 最近几年发展迅速,尤其是学校的全面建设),亲民(愿意关注最底层的学生和青年老师)。对此,报告前我将信将疑:中国的大学校长,想做得比较成功(上级满意,同僚买账,学生称赞,校史留名)实在太难了。

Continue reading 上海交大校长张杰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