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活着

吐槽

读书笔记:《乡下人的悲歌》

花了接近两周时间,读完了《乡下人的悲歌》——虽然这书买了已经三年有余……

作者实现阶级跃迁的一些因素:

  • 阿嬷、阿公、姐姐、莉姨、母亲等亲人的关爱;尤其是阿嬷,提供了安全感,并潜移默化地给他了自信心;
  • 幸运地躲开了毒品和犯罪;
  • 加入海军陆战队,重塑了自己,尤其是规划和自律,并强化了自信心。

『乡下人』的困局:

  • 精神困局 1:教育程度低下,眼界短浅,思维狭隘,缺乏自律和人生规划;
  • 精神困局 2:区域文化和生活方式传统且根深蒂固,拥有冲动、自卑、逃避、懒惰等性格缺陷;
  • 物质困局 1:全球化等新变化,导致工业没落 → 就业机会减少 → 个人失业、陷入经济困境 → 酗酒、药物成瘾、家庭暴力 → 下一代辍学、早孕 → 死循环;
  • 物质困局 2:社区逐渐衰败,政府措施有限,社会资源缺乏。

保证充足的、公平的教育(包括必要的思政教育),打击毒品和犯罪,保证经济持续正常发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对于代际流动是很必要的——这几点在我国体现得淋漓尽致。坦白说,我也是公平的义务教育的受益者,通过教育获得了想上攀升的机会;这也让我对祖国现在的成就颇为自豪。另外,我愈发感受到思政教育的必要性;针对那些带有底层色彩的『冲动、自卑、逃避、懒惰等性格缺陷』,以及自律和人生规划的缺失,『洗脑』真的有用。

当然,现在经常提到的贫富不均也对代际流动有着不小的影响,我国和我党还任重道远。但我对此很有信心。

高考志愿填报

今天跟着弘毅学堂,去高考招生咨询会打了把酱油。跟 15 年前的咨询会(鄙人 2004 年参加高考)相比,感慨颇多。

先来个硬广:欢迎填报「弘毅学堂 数理经济与数理金融试验班」。目测湖北省位置值 1000 比较有机会,1000 开外的也值得尝试——6 个专业中的前 1–2 个就是供考生 try 的。

Continue reading

从《祭侄文稿》说起

最近两个月,台北故宫博物院将唐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送往东京国立博物馆,进行为期 6 周半的展览。因为其中种种,一时间成为热门话题

Jizhiwengao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颜真卿,我很可能是小学时因为阅读《上下五千年》了解的;关于这件作品,知道的时间就很短了——2011 年,从网上弄到了蒋勋《故宫限展国宝专题》的录音,其中有较大篇幅讲述该作品。写在开头,还是先说明我的观点:

  1. 每座博物馆都应该有自己的特点,而这些特点是以重要的馆藏作品(即所谓的镇馆之宝)作为支撑的,这些藏品是博物馆的灵魂。这些藏品以及它的肉身都不应该离开博物馆。
  2. 文物的交流需要有章可循。比如,法律上是否可行,文物本身的状况是否可行,交流本身是否可行,等等。
  3. 在以上条件许可下,应该鼓励文化(包括文物)的交流——让其他人看看我们的文化,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具体到《祭侄文稿》外借一事,我认为作为镇馆之宝的《祭侄文稿》,压根就不该外借!

Continue reading

时间的陷阱

学生们经常反映时间不够用,资料看不完,作业写不完……本文希望能以较为真实而且具体的例子,展示了学生可能面临的时间陷阱。本文受友人文章「PHD身边的时间陷阱」的启发,特表示感谢;同时也对本文中的几位原型表示感激。本文的目的是激起共鸣,引起自我的反思。

Continue reading

四年的规划?

本文的主要内容源自数周之前给 2018 级数理新生的讲稿,大体希望给新生一些粗略的介绍。具体内容来自于本人的肤浅认知,其受众也比较有限,主要针对武大经济/金融类学生(尤其是数理学生);当然,对相关学校/专业可能也有一些参考价值吧。

Continue reading

我们应该给学生什么?

写下这篇文字有诸多的缘由。陪着一波学生从大一入校走到大四毕业,有着不少的感悟和想法,其中一些应该记录一二。上个月初一个友人问我「做(大学)班级导师有什么建议」;当时忙着一些社交活动和修改论文,也拖延至今,这篇文字也算是给友人一个交代。 Continue reading

「打杂」的这两年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正式下课了。坦白地说,我十分期待这一天,毕竟早就感知到能力不足以负担本科的事务,需要给自己减负了。

翻了下记录,上任是 2016 年 3 月 28 日,下课则是 2018 年 9 月 17 日。记不清这中间写过多少说明、填过多少次表、开过多少次会、喷过多少次人、救过多少次火了。不得不说,真没让人感受到太多的成就感;但仔细回首,还是有一些令人动容的时分。必须得说,这里提到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我会用别的形式记录下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