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高山流水 Category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3)

今年内参加的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婚礼,谨以本文为高妍、吴斌贺。两位新人比较低调,原想放出的那些猛料只得封存于日记了。

2014-10-01 18.12.54

Continue reading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3)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2)

2014 年,7 月,5 日,我算是亲手将基友朱胜送进了婚姻的殿堂;同时,这也是我一年之中「失去」的第二个「兄弟」。

我:我这下算是圆满了,伴郎、司仪都干过了。
朱:圆满个毛线,伴娘你还没做过。 
朱夫人:新郎你也没做过,要加油哦。
我戚戚然。 

IMG_2412

Continue reading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2)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本文谨献给完成大婚的野猪(请原谅我还用此称谓)。在合肥或者诸暨基本没有闲暇,之后十余天又出没于宝岛,一直延至今日才找到点时间补上本文。

2014-06-16 18.28.43

Continue reading My holy brother, happy wedding

为了纪念的忘却——坡县诸人诸事

我,不否认,这篇 post 的标题源于鲁迅先生的《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的题目。多少年前,我曾经打算使用这个标题来记述一段记忆,因为慵懒,一直未能如愿;也恰好留给了今日这个机缘。

三个月之前,我在翡冷翠的米开朗基罗广场 有了写这篇 post 的想法,本文中即将讲述的都是在那时就计划好了的;当然,一直以来,只有一个框架;一个月前,在巴黎,有了一段与野猪的交谈,事后,我很开心,因为我知道我拥有一批很「……」的朋友,这也更加坚定了我完成这篇 post 的决心;当然,拖延症还是如影随形,本计划在首尔完成的,却至今日刚刚开头。

我不喜欢矫情,更不会煽情,但这篇 post 却难免于此。逝去的五年,除了给力的老师和 group、半吊子的研究能力、一段成长的经历、一个混出来学位,剩下的也许只有你们了。一年半之前,当时心情很低落,与室友聊天,谈到可以依靠的人,他说「也许只有父母」,我补充说「朋友也应该算上吧」,他说「有了利益的冲突,朋友也会翻脸的」。好吧,但愿我们今后没有利益冲突。

我一直在犹豫按照什么顺序来组织这篇 post;当然,也在考虑有没有漏掉某位。我没有办法将认识的人完全量化排序,也没有办法判断某某比某某某是否跟我更 close,更没有能力像「起居注」一样把所有的都记录下来。这里挑选出来的基本都是了解我很多心事的朋友,我在这里也会有很多悄悄话想对他们说。希望本文的出现,不会对我与任何坡县朋友之间的感情产生负面的影响,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对我的每一位朋友,「真诚」这个原则永远适用。好吧,我还是按照字母的顺序来组织这篇 post 吧。

Continue reading 为了纪念的忘却——坡县诸人诸事

亚特兰大之行

IMG_5660
(2013 年 01 月 08 日;亚特兰大;殷钶)

上次与本科朋友相聚早已是三年之前的事了,2009 年夏天,合肥(前天偶然还看到了当年的合影,无限感慨)。我本是恋旧之人,只可惜朋友或在北美、或在大陆,而我一直窝在坡县。

Continue reading 亚特兰大之行